《华尔街日报》文件有诈

WSJ 20150709联昌国际回教银行(CIMB Islamic Bank)首席执行员巴迪里沙阿都甘尼,在梳理《华尔街日报》文件后,确认3大疑点,对纳吉的指控是不能成立的。

(1) 有什么实质记录可以证明及确定、文件上描述的银行户头号码、实际上属于首相?

(2) 为何富国银行(Wells Fargo Bank N.A, 纽约国际分行)在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电文中的地址与真正的地址不同?

(3) 为何《华尔街日报》分享的文件中所使用的银行国际代码(SWIFT CODE)不同?

联昌国际回教银行(CIMB Islamic Bank)首席执行员巴迪里沙阿都甘尼:

我已经完成一份我自己的分析。根据《华尔街日报》及《砂拉越报告》在网上分享的文件(http://s.wsj.net/public/resources/documents/info-MALPROBE070715b.html),我尝试评断它们对首相纳吉所作出的指控的准确性和正确度。这里,我要列出3道简单又直接的问题。

首先,有什么实质记录可以证明及确定、文件上描述的银行户头号码、实际上属于首相?
他们提供的基本图表、解释有关基金的流向是没有关联的,因为这明显是由一些人所制造,更何况它没有注明是银行的正式文件。不管是汤姆、迪克或亨利、都可以画这图表。因此,这种图解变成是个不可信取的证据。再说,有关信件应该由署名者、即签名栏目下写上的有关名字的人士所发出,但它却没指是首相。因此,我们都知道他指的是别人。这就形成了非常强而有理的疑问。

总的来说,这文件缺乏准确性,因此很难让人下定论、说明网上所分享的这份文件证明是强而有力的、去让人相信他们对首相所作出的指控。我希望《华尔街日报》能在这些表面上看来缺乏准确性及不完整的事件上透露更多情况。他们怎能以所谓的银行文件来做出指控?而这文件上完全就没有写上首相纳吉的名字。

第二,为何富国银行(Wells Fargo Bank N.A, 纽约国际分行)在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电文中的地址与真正的地址不同?电文中的地址是:375 Park Avenue,NY 4080,NEW York,NY,US。
我在网上找到的富国银行地址是,11 Penn Plaza, 4th Floor, New York, New York 10001。。

因此,是什么建筑物位于375 Park Avenue?我首次进行网上搜索时,找到的是Wells Fargo Advisor,一个非富国银行公司的附属机构。。而其真正的地址是375 Park Avenue, 10TH Floor, New York, NY 10152。

然而,让我觉得不快的是,电文中的地址还是有可能是富国银行的分行,因为在我使用同样的地址在网上搜寻时,找到的是Wells Fargo Advisor,但当我再继续搜查时,发现还有另一个位于真正地址的富国银行纽约国际分行。因此,《华尔街日报》的文件对那些未真正详读或细查文件真伪性的人而言,他们会轻易相信这就是确凿的文件。

不过,这银行真正的网上地址明显是与《华尔街日报》所分享的文件中的地址截然不同。http://www.swift-code.com/m/united-states/swift-code-pnbpus3nnyc.html.

真正的地址是375 Park Avenue,10th Floor, New York, NY 10152。请注意其邮件编号不同,10152和4080 ;还有由《华尔街日报》提供的文件中写有的地址出现很大的差别,即375 Park Avenue,NY 4080,New York, NY, US(其邮件编号写在地址中间)。

这是其中一个典型的方式,去如何检查SWIFT电文的真实性。其他的迹象包括写错银行的名字或地址。行骗者总会利用这种有微差出入的名字或地址欺骗人们,一般人通常都会在初次审查时忽略掉这点。《华尔街日报》怎么能仰赖这份与富国银行网页资料有明显差异出入的文件?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道问题——为何《华尔街日报》分享的文件中所使用的银行国际代码(SWIFT CODE)不同?

最好及最直接检查SWIFT 文件是否真实的方式是检查银行在文件中所使用的银行国际代码。若代码有误,即表示整个事件是一个欺诈。这可通过有关官网、进行网上查证。

那个被称位于375 Park Avenue, NY 4080, New York, NY,US的富国银行纽约分行的SWIFT文件所使用的银行国际代码是PNBPUS3NANYC。然而,真正的富国银行纽约分行,即位于375 PARK AVENUE, 10TH FLOOR, NEW YORK, NY 10152的银行所使用的银行国际代码是PNBPUS3NNYC。 。

PNBPUS3NANYC这银行国际代码是属于莫斯科阿尔法银行(Alfa-Bank Moscow)。这不单是点出有关文件有诈,而是很肯定的确认,这文件根本就是在欺骗人们。《华尔街日报》怎能看漏或错漏这种错误 ?

上述3道问题足以证明网上所分享的文件,对于首相纳吉所作出的指控是不可靠或不可信的。任何一个人在未查寻文件的真伪性前、就基于网上所分享的文件、就作出或重申这项指控,可说是做了一项癫狂、无理取闹甚至是完全和绝对不负责任的行为。

使用SWIFT电文欺诈一事是事实,让人惊讶的是《华尔街日报》却掉入陷阱中。更不幸的是,一些大马人基于《华尔街日报》的良好声誉而对此深信不疑。我希望《华》能基于上述简单的3道问题,自我检查,若检查结果与我所分享的一样,那他们必须收回他们的指控,并向首相纳吉道歉。
——————————
备注

联昌银行家过后说明他在分析《华》文件上的一些误点:

“我要承认我在贴上有关银行国际代码的分析文章时犯下错误,这错误是由《当今大马》的报导中被正确的点出,我也在我面书上的帖文作出修改。

《当》的报导写有,经他们检查了巴迪里沙的言论后,发现莫斯科阿尔法银行的银行国际代码是ALFARUMM。《当》还写,巴迪里沙所指的富国银行分行的银行国际代码是’PNBPUS3NNYC’是正确的,而不是如《华》所写的’PNBUS3NANYC’代码。

另外,经检查后,‘PNBUS3NANYC’这银行代码属富国银行的前生,即美联银行(Wachovia Bank)所拥有,随后美联银行于2008年被富国银行所接管。”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