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皆法官?

AlbertTan 20150712 Judge Law民政党槟州联委会州委陈嘉亮《光华日报》异言堂专栏:
每一个国民,除了切身的衣食住行,也应当关心国家大事;一个称职的掌政者,除了在政策上提供人民安居乐业,更应该适时交代国家时事!

从308到505,国运似乎被谣言摆布。别的不说,单讲4万外劳来投票和关灯换票就够了,搞得几多爱国公民失去应有的分析能力,抓鬼的抓鬼、上街的上街;到头来,谣言制造者说他没有说过类似言论,抓鬼行动却抓到皮肤黝黑的反对党支持者。

这些我们不能怪求胜心切的反对党,老祖宗有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小人爱财不择手段,这财与权都属万人追求之物,而君子与小人更是一线之分,甚至亦君(子)亦小(人),难分难解;所以,在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大前提下,你能够怪哪个攻城者用计策、耍计谋吗?要怪就怪当权者过于安逸,忘记了居安思危,没了危机处理的警觉性!

就以外劳投票与关灯换票来说,熟知选举条例者包括朝野政治人物,及所有被双方候选人派去当监票员的,都知道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但平民百姓甚至支持者,有几个知道你们怎样选?这个时候,当权者手握宣传机制,大可在平时制作短片,通过各种管道对人民作出宣导,提高民智、开启民迪,又有谁能够说三道四?但国阵政府在这些细节上,远远比不上那已宣告死亡的民联组合。

举个简单例子,许子根先生在位时,槟州政府就已出版《珍珠快讯》,内容主要着墨在州政府施政,完全看不到一丝民政马华党务的踪迹,只有政府议程而没有政治议程。同样一份刊物,从前前朝的月刊,变成现在的双周刊,内容更是天渊之别;如今的《珍珠快讯》,除了被当权者用来还击对本身不利新闻,也政党化得几乎可说是一份党报!

当然,各师各法各庙各菩萨,所谓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你当权时不屑公器私用,不代表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只会打君子拳;毕竟有权不用,过时失效就哭都无谓。当前一马公司的7亿美金疑流入首相户头传得沸沸扬扬,当局在澄清与解惑上就显得缓慢与迟钝,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如今网络资讯发达,大家人手一机,手指滑动不止可知天下事,还可在多个社交媒体平台上自任法官;加上网民当前的定罪方式已经简化到只有三部曲,就是网络媒体作出指控,平面媒体加以转发,人民就可言之凿凿的为你判刑。这要怪谁?你不能完全责怪人民单凭传媒的三言两语就捕风抓影不给你机会解释,而是要问你自己,怎么当大家连吃饭喝茶都滑平板的时候,你还活在骑驴点油灯的年代?

另一边厢,我们作为老百姓,轻易相信网媒后就对某些事件下判,是否太过儿戏?尤其是当已故民联三党因理念分歧露出原形的时候,硬要为了打倒某个阵营而推波助澜,又是否能够真正的帮到我们自己?

已故民联三党因为伊党的坚持信仰原则而暂时分开,就足以证明308及505的变天不成是天佑马来西亚;试想想,要是伊党在信仰与原则上懂得转弯,懂得进了布城才翻脸,那就大件事了,国家分分钟改制、维护全民利益及宗教信仰自由的联邦宪法,将随时被推翻,这可是动了国本啊!

没有人能够容忍国家领导贪污滥权,国家的未来固然重要,但为了对一个标识的痛恨而推举一个以信仰至上的政党去取而代之,那岂不是饮鸩止渴?

如今,已故民联三党对聚散与否都还在各说各话,伊党失意分子已着手筹备新党成立民联2.0,这些失意分子打着开明派旗号挺进;值得注意的是,他们之中从来不曾公开拒绝行使伊国伊法。在这种情况下,人民法官轻易下判所带来的后果,无论对国家还是对各民族,都可谓影响深远!

当前掌政者应该尽快厘清各种被挑起的疑云,而百姓法官则要动嘴动手都慢一点;毕竟,千金失去还复来,制度换去则无可追悔!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