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房事佳日星真矛盾 到底有多少个指南?

JasonLoo 20150730 Housing

民政党槟州青年团法律及公共投诉局主任卢界燊记者会文稿:

(槟城讯)槟州房屋发展委员会主席佳日星在回应州内可负担房屋课题上、前后说法不断自相矛盾。民政党槟州青年团法律及公共投诉局主任卢界燊以4要点揭开佳日星自圆其说的事实!

卢界燊周五列出佳日星过去所发表的言论,逐一点出其中自相矛盾的地方,并质问州政府究竟有多少份可负担房屋指南让发展商作根据。

卢界燊说,为了槟州人民、尤其是没有办法购买他们第一间屋子的年轻人的未来,有必要就佳日星22/07/2015的文告、厘清以下事项:

(1) 房屋面积管制

佳日星于2015年7月22日在大马局内人所发表的言论:
在早前的指南中并没规定房屋面积,所以州政府才强制规定、任何一个房屋单位的面积,不能比中廉价屋、即650平方尺的面积小。在这里应该点出的是,这计划的房屋面积是介于699平方尺至727平方尺。

在新指南推出前,当局并没有规定当时所批准的房屋计划的房屋单位面积。

“直到最近,州政府才决定不允许那些在旧指南下批准、而面积少于650平方尺的单位进行销售。”

卢界燊反驳:
在这之前是否有任何人听过这650平方尺面积的事项?当我提起国云置地负责的“缩水”可负担房屋单位,即房屋面积分别有473平方尺和587平方尺的98 Nibong Residence 计划时,他并没提起有关数据。

去年,佳日星说,他们早前只规定可负担房屋的价格,忘了制定这类房屋的面积。

今天,他突然说,“直到最近,州政府才决定不允许那些在旧指南下批准、而单位面积少过650平方尺的单位出售。”
因此,他是否可向我们解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会出现这么多版本的说辞?是否他可以随时随地制定他自己的不同指南?

他的“case by case” 个案处理的态度,让槟城人都对州政府的“新旧指南及近期的个案处理”措施感到混淆和困扰。

用不同的指南对待不同的发展商,对他们来说公平吗?他们的生意分分钟是受到影响的。

(2) 5-10-5(20%)对 5-15-5(25%)单位

佳日星于2015年7月22日的声明,《星报》于2013年9月6日刊登佳日星的言论报导。

这计划是在乔治市还未升格为市之前,由槟岛市政局在当时的指南下所批准,在任何正常的发展计划中,得依据原本可负担房屋价格类别的限制,即20万令吉占5%、30万令吉占10%及50万令吉的单位占5%来进行。

佳日星说,州政府实行了一项政策,即那些符合这项政策的房屋计划的发展商、得提供至少5%价格不超过20万令吉的单位、15%不超过30万令吉的单位,以及5%不超过40万令吉的单位。

卢界燊反驳:
因此,我们不明白为何佳日星说,发展商只需兴建10%价格30万令吉的房屋单位,而不是有如《星报》于2013年9月6日所报导的5-15-5的指南。有关新闻是在可负担房屋指南于2014年8月推出的前一年所报导。

佳日星于2015年7月22日的声明Asia Green Construction有限公司的册子依据当局的要求,在总共建有892个单位的房屋计划中,发展商只需建有178.4个单位的可负担房屋,而发展商却建了180个这类的房屋单位。那里注明介于20万令吉和40万令吉的可负担房屋有146间。

因此,若依据佳日星在2013年9月6日所提及的5-15-5指南,在这计划中,反而是少建了78个可负担房屋单位。

The Clovers可负担房屋单位(146单位/892单位),详情请参阅图表(一)。

让我们感到惊讶的是,据www.penangpropertytalk.com网站资料显示,当局批准的可负担房屋单位只有135个。这看起来似乎存在多个版本的说法。佳日星是不是有苦衷才无法告知我们为何会出现多个版本的指南?

(3) 50万令吉类别的房屋

根据我们获悉,发展商已出售12间价格50万令吉的所谓的可负担房屋。这类别的房屋面积是1,012平方尺,只包括一个停车格。

据州政府提供的申请廉价、中廉价及可负担房屋的PN1表格B项(可申请的房屋资料),申请者只有以下5个选项,即:
(i) 廉价单位(最高售价4万2000令吉)
(ii) 中廉价单位(最高售价7万2500令吉)
(iii) 可负担房屋单位(最高20万令吉)
(iv) 可负担房屋单位(最高30万令吉)
(v) 可负担房屋单位(最高40万令吉)

让我们看看价格50万令吉的房屋类别在哪里?是州政府忘记将这类别加入吗?

(4) 30%廉价屋单位

佳日星说,有关发展商已兴建349单位的廉价屋,那这些房屋在哪里?

我还是要提醒佳日星,他还没回答槟民青、在98, Nibong Residence计划中所提起类似的问题。

就上述4项,卢界燊质疑州政府是否真的是一个有能力、问责及透明处事的州政府?他认为,佳日星自相矛盾的言论已显示了猫已死!

“我怀疑他们是不是将全部的法律或指南操控在自己的手中。只要他们批准一项计划,就表示有关计划无论是出现额外收费或是单位“缩水”的问题,都是符合当局的所谓有效的指南。”

他调侃的说,佳日星确实太标青了,衡量他对槟州房屋发展的贡献,首席部长应该加他薪金10令吉。

“他都可以“个案”批准每项计划,那就没有必要聘请专业顾问草拟指南。甚至海底隧道计划的勘察,都可以交给他去做,这样就可以替政府省下RM305 million的勘察费。”

他认为,州政府似乎还继续的向发展商低头,而他确实为州内年轻人的未来感到担心。

“若我们买不起被贵卖的可负担房屋、缩水的可负担房屋单位,以及州内廉价及中廉价屋供不应求的情况下,我们是否真的只有租房子。”

他说,当州内49%的家庭月入少过4000令吉之际,州政府(通过槟州发展机构)及私人发展商(包括外包工程)却计划在州内建有80%的可负担房屋,只有20%是廉价及中廉价屋。

他说,州内年轻人是无能力继续留在槟城,而最终离开槟州。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