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佬”的首长

JasonLoo 20151004 CM民政党槟州青年团法律及公共投诉局主任卢界燊报章专栏:
“肥佬”的首长

致林首长,

有时候,脸书上的留言卧虎藏龙,现实社会的写实,每个留言都仿佛有着似是而非的大道理。

槟岛疯狗症一事,大部分网民很努力地附和及维护林首长,指责反对杀野狗者都是不理智的爱狗一族,不明白疯狗症的可怕,亦不以群众利益为前提。为了增添说服力,甚至对反对杀野狗者呛声:“如果想救野狗,就全部带回自己家养!”

从这一点看来,不难发现这些挺林首长的网民,大部分其实只是厌恶野狗所以赞成杀狗,与“疯狗症”根本没有关系。

若冷静下来思考,反而就会发现反对杀野狗者不一定是爱狗的人,他可能比一般人更加清楚认识疯狗症的来龙去脉,所以提出抗议。

何解?因为从一开始,备受争议的论点应该是“杀尽野狗”到底是不是解决疯狗症危机的最合理和最佳选择的方案?

这事,让我们看清一个事实,亦让我们更了解我们的槟州首长。

槟州政府就这次的疯狗症疫情,本来有个很好机会去教导槟州人民反省对于野狗和弃狗的问题,并用文明及理性的态度去解决问题,再从而灌输槟州人民有关动物保护意识的概念,甚至借此机会去推广文明减少流浪动物的方案。

但,林冠英带领的州政府很明显没有做到这点。

一个全面的首长,在面对“疯狗症”危机时:

他,应该听取中央兽医局专才的意见;应该主动联系外国专业组织(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听取其他不同的建议及要求援助;应该摄取其他国家处理疯狗症的经验;应该综合多方面意见,才做出一个决定,再坚守这个最好的处理方案。

但现实中的林冠英首长,是在非常仓促及情报不足的情况下,企图独揽功劳而宣布杀尽全城野狗,甚至过份渲染“疯狗症”疫情而造成不必要的群众恐慌;以致多个槟州非政府组织和外国专业代表,要三番四次“主动”联系林首长来提供专业意见和更好的方案,甚至提供免费疫苗;接二连三的文告,林首长似乎忘了之前自己豪迈的言论“就算流失选票都在所不辞”,转态声称自己只是首长身份,所以只能签署公布杀狗令,企图把所有责任推给兽医局,暗示兽医局才是背后做决定的一方;文告中,更加故意混淆“疯狗症”的问题和解决野狗的问题混为一谈;最后林首长亦发难使出王牌:“不喜欢我的政策,就不要投票给我,就去投给国阵吧。”

这连番言论,林首长从头到尾摆出来的态度是“在我决定后,无论对错,不管你那个专业组织主动来说服我,都是无用。”换句话说,我们的林首长完全没有以槟州人民利益为前提, 坚持下去,不过是为了自己面子来捍卫这个短视的决定。作为领袖若做错决定,如果不仅不认错改正,还要像流氓般威胁选民,除了显示该名首长没有担当,更加显示出他心胸狭窄地把所有异议者转化为政治对立者。

一国一州,在决定性的政策里,个人价值观,立场甚至面子都不会是考量因素。搜罗数据,案例,中央协调,和主动寻求国内国外的专业意见和援助等等,综合起来才做出决定才是最佳的方案。州政府如果单单以人民立场的数量来定夺政策,这叫民粹。而民粹,在一些关键的时候,并不是最佳和最实际解决问题的方向。而民粹的名义,在这次的“疯狗症”危机反而被利用来制造政治对立,真正背后的目的是转移做错决定的视线。

如果,林首长是真要解决疯狗症危机,就很应该把重点放在如何把群众情绪波动减到最低下, 阻止“疯狗症”疫情散播。而不是将野狗问题和“疯狗症”混为一谈,一意孤行地合理化他最初仓促的决定。

伪装民粹背后,其实藏着一个变相独裁加小气爱脸的林首长。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