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行两茫然

AlbertTan 20151020 TollHike民政党槟州州委陈嘉亮报章专栏

在老马当家的20多年里,财长先是敦达,后是安华,在安华入狱后,老马又请敦达因出山重掌管财政部;在这期间,国内除了建造以南北大道为首的19条收费公路外,也开启大马首见的融资建造管理收费一揽子私营计划。根据业界人士透露,现在看来一本万利的大道收费金鹅,在私营化概念还处于高风险试跑阶段,要找到投资营运商不是那么简单,于是才会出现如今看来获利丰厚、利益全归大道公司的特许经营离谱合约。

在占山为王时代,只要你腰杆子够硬,枪杆子够多,你在险要关卡立个“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要由此过,留下买路财”的牌子,那是你的本事;但在现今这个民主开放时代,追求的是双赢,讲究的是人民的福利,非常讽刺的是,在反对党最强盛的时候,甚至如雪州民联还做了政府,分别控制环城大道集团20巴仙及莎阿南大道公司30巴仙股权,收费却调涨得最厉害!

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一代骂上一代,而是朝野双方222个国会议员不要只在国会加薪时万众一心,而是要他们以这种共同意愿去照顾我们的口袋!叫人失望的是,大家看到更多的情况是,民联人把大道调涨当煽动契机,国阵人则把责任推给老马;尤其是即将来临的国会,反对派人士摩拳擦掌的不是收费调涨造成的人民口袋危机,而是要如何抓紧、扩大他们的“倒纳“良机!

大道特许经营后遗症让我们看到政府不能为了某方面的需求而采取短视运作模式,从大道课题来看槟城的房屋政策,可能又是另一个祸害!获得压倒性胜利的槟州火箭政府,可能认为现在的槟城人已经不需要廉价、中廉价屋,所以不再沿用前朝国阵的模式,巧立名目来个什么可负担房屋;负责槟州房屋的佳日星也说,槟州不要鞋盒式房屋,这话当然没错,有头发谁想当癞痢?但问题是,对佳日星这种出身富家的专业人士来说,“鞋盒式房屋”可能比玩具还不如,但对更多的低收入者来说,这已经是奢望,或人生唯一的梦想。

从最近槟州的房屋政策“再Ubah“,就能轻易看出”可负担房屋“不是人人可负担,要不然,何须由州政府提出新步骤来“刺激房屋销售“?槟州政府这个新步骤新增一项15万令吉可负担房屋(没有任何装修)让家庭收入6000令吉者申请,同时提高之前各种类型房屋的收入顶额申请资格;但这些调整对真正需要房屋的低收入者可有做到雪中送炭?别的不说,州内大把两三千以下收入的家庭,州政府要让这些人住在哪里?至于让那些在2008年后拥有可负担房屋者购买第二间(比第一间高价)可负担房屋的措施,是利惠贫苦百姓,还是在帮发展商清货?槟州政府这种把房屋当商品的做法,已经乖离“安居乐业“的天职,是让贫者越贫,富者越富的锦上添花式亲商施政!

州政府应该从中央政府大道计划后遗症看到槟州人民未来的困境,现在就着手制定更实在的住房计划,而不是一味迎合发展商要求;所谓杀头的营生有人干,亏本的生意没人做,发展商是不会主动放弃每一个赚钱的机会,只有政府才有责任叫相对少数的发展商,为大多数平民百姓提供实际、实惠的栖身之所!

大道贵,我们可以选择走远一点、慢一点的替代道路,但买不起屋子,你要叫这些人怎么过日子?一辈子当有钱人的房奴?老话说,“前人种树,后人凉”,在大道课题上已经出现“前人建路,后人凄凉”的不良现象,怎么一个自夸改革改变的以民为本政府,却要让人民在住房问题上“富者买两屋,贫者透天凉,举头望明月,低头抹水忙“?!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