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落园地被官拆

JasonLoo 20151123 Racist BC民政党槟州青年团法律及公共投诉局主任卢界燊报章专栏

致曹观友行政议员,

我工作地方在乔治市,几乎每天都风雨不改地经过世遗地区。马来西亚作为一个融合不同种族文化和宗教的熔炉,在椰脚街这小小的几百尺街上诠释得淋漓尽致。近在咫尺的回教堂、观音亭、天主教堂和印度庙几百年来都相安无事。这些是基于一个非常基本的道理,那就是互相尊重及互不干涉的环境下和睦共处。

不过,世上总有些人唯恐天下不乱。

从早前的十字架被一群极端回教徒威胁拆下;槟州政府禁止非回教徒用 “阿拉”等40个字眼;NSK 分清真超市手推车;到最近槟城儿童乐园设施的猪仔模型,槟州市政厅一接到投诉就立刻拆下,并勒令去检查其他设施有没有类似”猪型”设施以便一一除掉。而曹观友行政议员亦要求市政局追查为何有关设施会被安装,这几场风波令人啼笑皆非,四个字形容“劳民伤财”。

就拿“猪仔”设施一事来探讨,投诉的人有问题,可是阿谀奉承去成就这班人而立马拆掉的官员更加有问题。其一,在正常程序下,公共设施的蓝图是由成功投标的承包商在市政府指南准则下出图,再由市政厅审核通过才施工。我们“假设”《公共设施指南准则》是有禁用类似“猪型”作为设计模型这样的条例,那表示一开始,在审核过程已经出纰漏,市政厅官员和承包商大意疏忽,这根本就实实在在的劳民伤财,浪费纳税人金钱。

但是据我所知,事实上《公共设施指南准则》是没有列明禁止使用类似“猪型”作为设计模型。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要拆?为什么要妥协?当局应该衡量的是该设计是否引起大部分群众不安,抑或只是一小部分的极端分子扰乱和平,才来定夺方向,而不是一接到投诉立刻拆下。这个可能是温顺的YB曹的一贯作风,甭管对错一律”河蟹”平息任何投诉风波。无论是为了选票或是政治理由,这是向极端分子妥协的一个坏榜样。因为一旦妥协,为其立了先河,恐后患无穷。试想想,一个”猪型”设施只要稍作投诉就可以拆掉,那十字架和观音像和吉灵神相等等,只要极端份子大批聚集一同施压,这个州政府搞不好也要妥协拆掉我们百年的观音亭,天主教堂和印度庙。

现在管理一个州的政府,只要一个小小的电话投诉就软弱地被摆平,还敢说入布城管理一国?你可能会有点心虚但还是大大声回应说:”到了管理国家自然会有不一样的做法。” 但朋友,真的是这样吗?脸书也常有读到“一个连简历都保管不好的人,是管理不好一个部门的。”,诚如一州管制不当,管治国家会成大乱。

州政府尚且如此,更何况平民?同样道理,套在拆十字架风波和清真手推车,牧师和商家因为一些声浪而退缩,息事宁人地妥协,这统统是助长歪风的错误表现;难道说以后,我们也分清真和非清真钞票?捐血也分清真和非清真血液?理直而不气壮,那就注定要被歪理欺压。

一州一国如果有完善的制度、正确对待问题的政府,我相信,极端份子不容易有机可乘,亦不会随随便便就让人挑衅种族之间的矛盾。作为市民的我们也会觉得自己权益有保障。
有些事情,强硬的态度是维持原则的基本不二法门。

所以YB 曹,奉劝一句,别“感恩”少数极端份子的打压,要用正确的态度去处理事情,这样才不辜负一班丹绒的选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