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中央的自由法

JasonLoo 20160109 FOI槟民政党青年团法律及公共投诉局主任卢界燊报章专栏

致槟州的朋友们,

从前老鹰做了8年皇帝,一向独裁地管制着森林。作为人民一分子的猴子感到非常气愤,与几个知识份子到处宣传民主意识,天天在争取论自由。

老鹰想,若有一天,百姓都觉悟,跟猴子联合一起反我,那不就槽糕。思量良久,老鹰灵机一动:“啊!有了!”

于是,老鹰贴出皇榜,宣布开放民主,给人民充分的言论自由。老鹰把猴子和他的同伴叫来,指着满是鲨鱼的海中央,客气地说:“现在我把政策资料放在那儿,有本事你去拿吧,这叫做民主!”

任谁都知道,除了有翅膀的老鹰可以轻松避过鲨鱼得到资料,要是谁游泳过去,后果只有被鲨鱼攻击,得不到资料之外,分分钟把命都丢了。

同时,老鹰得意洋洋地宣言说:“现在我实现民主开放,凡是我的子民,都可以任意地得到政策资料,大家都有言论,批判,监督的自由!”

全民欢呼民主的背后,只有猴子和他的同伴,瞪目结舌地看着老鹰颠倒是非黑白而气煞 。。

在2014年7月1日,槟州政府宣布《2010年槟州资讯自由法》正式生效。任何有意索取政府机构及地方政府相关资讯的公众,可以依照法令规则,到槟州政府部门提出申请。当然,法令当中是有列明豁免公开的资讯和保留一些机密文件被公开的权利。

可能大家都不知道,这项法令的重要性。在一个民主的社会,人民是有权知道公共政策的决定是如何达成。当然,这些资料一般会是记者,非政府组织或我们反对党要求查阅,作为公共辩论的资讯,使言论自由和政府透明化得以实现。

之前我对这个法令的通过是感到非常雀跃的,因为这意味着民主的一大进步。可惜的是,事实往往令人失望。今年,我一共有4次去光大申请查阅的经验。首先,官员对资讯自由的申请过程不大了解,是情有可原的,毕竟这不是一般大众申请的程序。所以,在其中一个申请,我一共被指去:
1. 3楼的询问处
2. 22楼的土地局
3. 26楼的经济策划单位
4. 23楼的财政部

推来推去几个小时,再翻查询才知道申请资料表格,其实是要交给22楼土地局并付费用RM 100。当然这只是“呈交申请表格”,当局需要2个星期复查才能回复,若是成功申请,我必须付1张文件RM 1的代价才可以得到需要的文件。

我说的是“若是成功申请”,而我的4份申请,有2份被拒绝,有2份追了差不多半年才有回音,请不要误会我要求公开什么机密文件,我要求的资料只不过是:
1.某发展商与州政府建筑可负担房屋的合约;(被拒绝)
2.某发展商与州政府填海计划的合约;(被拒绝)
3.槟州高密度房屋发展指南;
4.槟州所有可负担房屋计划名单;(资料不齐,当局只提供4家发展商)

而我被拒绝的理由是:
1.当局无法提供合约,因为当局没有这份合约。
2.槟岛市政局曾在2012公开让公众详读合约内容;而现在当局无法提供合约,因为涉及槟岛市政局与发展商在法律上的权限。

这几份普通不过的资料,就算我不去申请,州政府都很应该公开,因为这是涉及公共利益的资料。让我惊讶的是被拒绝的理由,居然如此狗屁不通:州政府居然没有与某发展商共签的可负担房屋合约;州政府曾经在2012年公开的合约,居然会在2015 变做保密的合约。除此,也有不少同僚和记者同我有一样的经验。申请结果不是石沉大海,就是被一些可笑的借口驳回拒绝公开文件。

我与大家分享这2段经历主要是想表达,在整个申请资讯自由的过程中,我发觉申请过程除了完全没有正式的次序之外,也遭遇到刁难。这使我感到州政府根本没有诚意透明化政策,说什么言论自由资讯自由,这根本是一个民主糖衣。

资讯自由和言论自由是民主的生命线。既然州政府有志气通过这项法令,就很应该尊重透明化和尽量配合,以正面的态度面对申诉者的请求。因为这项权利是有助于政府改革众多领域的政策,亦有助于完善政府工作,赢得公众的信任。我一向认为,政府都是人,失误很多时候是难免,勇于承认错误,和承担责任是政府应有的态度。可惜的是,槟州政府并没有好好地使用这个平台来提升自己的能力,反而令它沦落为虚有其表的法令。这不单止让人看出林首长英明领导下的槟州政府说一套做一套的态度,更加令大家清楚知道槟州政府并不是林首长说的那样能干,可靠及透明。

我们不是猴子,却同样被这个州政府忽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