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计划

OoiZhiYi 20160110 Penang Plan民政党槟州青年团秘书黄志毅报章专栏

光阴似箭,就这样一年又过去了,这也是时候让每个人重新规划和拟定未来一年的计划。一些人可能会有简单的计划,如减少体重、计划到世界的某个角落旅行,或是学习新的语文。一些有志向或有抱负的人,可能在他们的人生中会写下和定下较正式的计划。

我想,在我们的生活中,很多时候我们都得面对许多计划,无论是在我们私人生活上或是工作上,我们都得面对不同的计划。它可以是很小很小的计划,如,在周末时,我们计划去吃我们最喜欢吃的食物,或是在工作上努力的奋斗,在新的一年里获得升职加薪。

我们的计划可以在多个因素下草拟出来,但总的而言,其目的就是让自己有一个明确的方向,追求我们在生活上所需要的东西。而,有关生意及机构上的计划,则可让投资者、职员及有关商家对我们有信心。

同样的,政府也得有计划。首先这计划是提供一个明确的指南,阐明政府如何治理一个国家,并给予人民信心,让人民知道政府如何管制和发展这国家。

在中央,中央政府有大马计划,即是目前我们正处于第十一大马计划的阶段,这计划从2016年开始推行。此外,中央政府也有大马教育大蓝图,工业大蓝图,以及更多的蓝图和计划等。
在槟州,我们应该有计划,如槟州结构大蓝图和乔治市特别区域蓝图。

为何我会提及上述2个蓝图,以及为何我在提及这2个计划时,使用“应该”的字眼呢?其实,这2个蓝图早就应当被宪报,成为州的发展蓝图和指南,确保州内的古迹及环境得以永续性的发展和受保护。

槟州结构大蓝图在2007年,国阵执政槟州时期已在宪报上颁布。城乡规划法令规定,这结构大蓝图得在每5年重新审核,即是说,这蓝图应该在2012年重审。不幸的是,至今,已步入2016年,我们并没听闻州政府欲重审这蓝图。

另外,乔治市特别区域蓝图的拟定旨在管制和保护这特别区域内的古迹。尽管槟州在2008年成功获得世界文化遗产地位,但这蓝图至今尚未被宪报。我们是要等到州政府未来得及宪报这蓝图之前,世遗地位就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抽回吗?

过去数年,我们在报章上读到有关发展商及企业为了谋取商业利益,而忽略了对环境及古迹保护永续发展的报导。为了让路给豪华公寓的工程进行,州内多间古迹及殖民时期的建筑物已被拆除、发展计划在具危险性的山坡地上进行、非法砍伐山坡树木,以及外国公司大量购入市遗区的产业,他们许多都是为了商业发展,而忽略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存在价值。

我相信这些事情的发生主要是因为州内缺乏一个明确的指南,管制州内的发展规划。业者是不知道州内是否有特定的指南必须遵从,还是他们过于精明,知道有欠完善的指南存有许多漏洞,懂得避开或走灰色地带?

我对于州政府花了这么长时间,还未宪报乔治市特别区域蓝图和重审槟州结构大蓝图感到疑惑。州政府就是这么的有效率,还是他们有“其他的计划”在暗地里进行?

一个在大选时,能这么成功的策划大选竞选活动的政党,如,有净选盟集会、绿色集会和其他团体联办的活动。难道,他们真的就不能完成槟州结构大蓝图和乔治市特别区域蓝图吗?
在我还小的时候,我经常听到一句名言,“如果你不能做计划,那你就计划失败”。因此,州政府是计划让人民失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