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剩下哪些土地给槟州的子孙?

OoiZhiYi 20160203 Penang Land民政党槟州青年团秘书黄志毅报章专栏

一个州政府,它不仅要负责行政事务及解决当下的问题,它也必须具备远见,能够替未来几代人立下发展宏愿。

古代一些文明国家的政府治理国家及规划发展的能力,一直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伟大的罗马帝国之道路等基础设施规划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罗马的道路是依据未来几代人的需求而建立的,甚至能完好保留到今天。其中一条最重要的长途公路–阿皮亞公路,从罗马延伸至布林迪西,至今仍保留原貌。

罗马人的成功之处,仅仅是他们以前瞻性看法,来规划未来几代人所需要的城市公共基础设施,而非为了短期用途,或为了宣传他们已经建造道路而已。

这让我联想到过去数年,槟州政府对于州政府土地的规划。自从民主行动党大约8年前取得槟州政权之后,州政府土地管理已经变成一个问题。最近的新闻报道显示,槟州政府的地库已从2008年的18%下降至2014年的6%。

我们必须记住,一旦政府地脱售出去,州政府就不可能再买回来了。当然,除非州政府决定使用巨额公款将它买回来。另外,一旦土地落在私人界的手中,肯定将作为赚钱为主的发展用途。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没有人会期望一场不会带来利润的交易,这是世界上自然的经济行为。

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高端住宅楼房已如雨后春笋般遍布全州,而且售价大部分都超出槟城人民的负担范围。因此,这些高价产业可能都被外国人买下了。

把政府地出售给私人界,槟州政府和人民就只剩下有限的土地作为社会发展用途。也许很多人认为,这些土地都不是我们的,所以不关我们的事。但进一步想想,政府地对于槟州的社会经济发展非常重要。

我们可能拥有很多豪华公寓来反映槟城人民的“高收入”,但真正反映一个发达城市或州属的,并非我们不需要的奢侈品,而是最重要的生活素质,即社区的活动空间、卫生、基础设施等等。

印度就是一个最佳例子,印度政府十分重视使用政府地来进行公众利益的用途,即使一些法律的规定可能会引起争议。

印度的新土地征用法–土地征用的合理赔偿与透明化、复原与重新安置法令(LARR),把社区规划、安顿低收入族群、公共房屋、乡村和城市的社会经济发展,列为土地的优先用途。

即使如纽约般的先进城市,也仍然规定该城市所拥有的土地,优先作为对公众有益的用途,包括建立公共房屋、社区聚会的公共场所、保持城市绿化的开放式公园等等。

有一件事,是典型的马来西亚政治人物应该向罗马人学习的,那就是罗马人的前瞻性:罗马人会把本身的帝国未来设想为“没有尽头”的。他们的施政方针是为人民建立一座伟大的城市,而非仅仅为了搞政治。

我之前曾在专栏指出,州政府未能在宪报公布乔治市特别区域蓝图,也不能审查槟城结构蓝图,这些土地问题显示槟州政府不够有远见,不能为下一代做好规划。

我要再一次重申:“如果你无法规划,你就准备面临失败。”槟州政府是否已准备让槟城人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