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养肥了!

OhTongKeong 20160606 HududLaw民政党槟州第一副主席胡栋强报章专栏:

(报章专栏标题:”请支持伊斯兰党!”)

当大家看到这标题时,是不是吓了一跳,以为我呼吁大家支持伊斯兰党?非也,这句话绝对不是出自我的口,更不是任何民政党领袖所说,而是出自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的口!

没错!这位火箭的秘书长,确实曾经在505大选前,出席一项华裔庙宇宴会上,促请华裔选民要在大选期间投票支持伊斯兰党候选人,此外,不少火箭领袖,也在308大选后不断的呼吁华裔要支持伊斯兰党。

就是火箭不断壮大伊斯兰党,成为伊斯兰党帮凶,才让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成功的在国会提交伊斯兰刑事法的法案,5月26日国会出乎意料放行给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以让国会辩论伊刑法。不过,在国会批准优先辩论伊刑法法案后,哈迪却要求展延辩论。哈迪也是马江国会议员。

他所提呈的伊刑法法案,原本排在议程的第15项。一般而言,国会只会辩论政府法案,但国会在毫无预兆下放行给哈迪。
而我们民政党全国主席马袖强联合了马华、人联党以及各国阵的华基政党,第一时间的表达了我们全力反对伊斯兰刑事法的法案,我们也严厉批评巫统与伊斯兰党合作的此举伤害了国阵精神。

但,造成今时今日的局面,不是国阵的错、更不是民政和马华的错,而是火箭的错,造成今天难以收拾的困境。若不是以往行动党领袖促请人民大力支持伊斯兰党,伊斯兰党会壮大吗?

民政黨已經就伊刑法做出明確的表態,那就是反對到底。将发动全民,捍卫联邦宪法,反对伊斯兰刑事法,我们认为,必须让人民知道,现在面对的伊刑法课题是严峻的挑战,关乎国家体制的问题。联邦宪法能确保各民族团结和谐,因此我们不能让一个法案的修改摧毁国家宪法的精神。

民政党主席拿督斯里马袖强和马华的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已经强烈的表达立场,宣称如果伊斯兰法获得通过,他俩将辞去他们分别担任的首相署部长和交通部长职务。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魏家祥也宣布,若无法阻止该法在国会通过,他也将辞去內阁部长一职作为一名负责任的领袖,我们不惜一切保护我国的中庸治国理念及多元体制,这是我们的责任。

行动党在上两届大选为了选票,误导选民把票投给伊斯兰党,壮大了伊斯兰党,所以行动党是促成伊党强大,多次向国会提呈私人法案的罪魁祸首,就如此文的标题,行动领袖经常在政治讲座会或出席公开活动时呼吁人民投票给伊斯兰党。

来吧,让所有中庸的马来西亚人站起来,全力捍卫中庸的马来西亚。

还剩下哪些土地给槟州的子孙?

OoiZhiYi 20160203 Penang Land民政党槟州青年团秘书黄志毅报章专栏

一个州政府,它不仅要负责行政事务及解决当下的问题,它也必须具备远见,能够替未来几代人立下发展宏愿。

古代一些文明国家的政府治理国家及规划发展的能力,一直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伟大的罗马帝国之道路等基础设施规划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罗马的道路是依据未来几代人的需求而建立的,甚至能完好保留到今天。其中一条最重要的长途公路–阿皮亞公路,从罗马延伸至布林迪西,至今仍保留原貌。

罗马人的成功之处,仅仅是他们以前瞻性看法,来规划未来几代人所需要的城市公共基础设施,而非为了短期用途,或为了宣传他们已经建造道路而已。

这让我联想到过去数年,槟州政府对于州政府土地的规划。自从民主行动党大约8年前取得槟州政权之后,州政府土地管理已经变成一个问题。最近的新闻报道显示,槟州政府的地库已从2008年的18%下降至2014年的6%。

我们必须记住,一旦政府地脱售出去,州政府就不可能再买回来了。当然,除非州政府决定使用巨额公款将它买回来。另外,一旦土地落在私人界的手中,肯定将作为赚钱为主的发展用途。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没有人会期望一场不会带来利润的交易,这是世界上自然的经济行为。

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高端住宅楼房已如雨后春笋般遍布全州,而且售价大部分都超出槟城人民的负担范围。因此,这些高价产业可能都被外国人买下了。

把政府地出售给私人界,槟州政府和人民就只剩下有限的土地作为社会发展用途。也许很多人认为,这些土地都不是我们的,所以不关我们的事。但进一步想想,政府地对于槟州的社会经济发展非常重要。

我们可能拥有很多豪华公寓来反映槟城人民的“高收入”,但真正反映一个发达城市或州属的,并非我们不需要的奢侈品,而是最重要的生活素质,即社区的活动空间、卫生、基础设施等等。

印度就是一个最佳例子,印度政府十分重视使用政府地来进行公众利益的用途,即使一些法律的规定可能会引起争议。

印度的新土地征用法–土地征用的合理赔偿与透明化、复原与重新安置法令(LARR),把社区规划、安顿低收入族群、公共房屋、乡村和城市的社会经济发展,列为土地的优先用途。

即使如纽约般的先进城市,也仍然规定该城市所拥有的土地,优先作为对公众有益的用途,包括建立公共房屋、社区聚会的公共场所、保持城市绿化的开放式公园等等。

有一件事,是典型的马来西亚政治人物应该向罗马人学习的,那就是罗马人的前瞻性:罗马人会把本身的帝国未来设想为“没有尽头”的。他们的施政方针是为人民建立一座伟大的城市,而非仅仅为了搞政治。

我之前曾在专栏指出,州政府未能在宪报公布乔治市特别区域蓝图,也不能审查槟城结构蓝图,这些土地问题显示槟州政府不够有远见,不能为下一代做好规划。

我要再一次重申:“如果你无法规划,你就准备面临失败。”槟州政府是否已准备让槟城人民失望?

我们不要与人民为敌的槟州政府!

OTK 20160201 Penang Land民政党槟州联委会秘书胡栋强报章专栏

台湾选举已经落幕,它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水可以载舟亦可覆舟;8年前国民党狂胜到今天的惨败, 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回来看看我国以及槟城的政坛,2008年行动党以狂风扫落叶之势夺下槟城政权,但8年过去了,我们看到在槟城有什么对人民有正面的改变吗?人民有过得比较好的生活吗?答案是槟城人民的生活非但没有明显改善,反而让人们看到这个州政府态度上日益嚣张,对老板(人民)的态度也让人觉得很霸道,不近人情。

就以姓周桥事件为例子,虽然表面上已经和平落幕,但过程中让人们见识了州政府的霸权,甚至上演了政府领袖与百姓公开骂战的戏码,大选前,他们宣称人民是老板,大选后,就马上变了样,走了调。

在前朝政府期间,当时的州政府对民间组织采取开放开明的态度,只要不犯法就尽量让他们自由发展,呈现百花齐放的美景,比如姓周桥每年的拜天公圣诞庆典,当年的州政府会让他们拥有最大的自主权,虽然他们举行庆典的地方是属于州政府地,但我们会让桥民自由的主办活动,不会骂他们:“这不是你老爸的地”,也不会以不雅的话语来问候人民。

我记得,前朝时期,每年的拜祭天公盛会,因为少了政府的插手,让桥民自由发挥,结果活动一年比一年盛大,甚至引起国际媒体的关注,给予很大版面的宣传及报道,提高了槟城的知名度。当年的州政府,绝对不会指着桥民:“这不是你老爸的地!”、“我要Lut你!”

作为一个好的政府,我主张要对民间尽量少一点的干预,尽量让民间自由发挥,而不是像老爸这样,一直在旁边指指点点,这只会削弱了民间的创意。

政府也应该懂得聆听民意,而不是表面上聆听,实际上又和民间组织唱反调。

比如,在交通大蓝图的填海课题上,受到影响的渔民并没有反对交通大蓝图计划,只是要求政府将填海移到靠近第二大桥的地方进行,同时在填海过程中要保障渔民利益。鱼产对渔民来说非常重要,鱼产可以说是他们的命根,所以,政府不应该对他们的心声视而不见。

州政府在落实交通大蓝图方面,相信多数人民不会反对,但在筹集资金方式就有待商榷,难道就没有其他方式去筹集资金?比如曾有民众建议,威省还有不少政府地段,可以通过发展威省来筹募大蓝图的资金,一来可以平衡槟威两地发展,二来可以不必填海破坏环境,又可以保住渔民的权益。

无论如何,槟城人需要真正聆听民意的政府,而不是与人民为敌的政府,如果行动党继续违背民意,今天台湾国民党的处境就会是未来的行动党,槟州人民要用选票告诉大家:我们不要与人民为敌的槟州政府!

观察台湾选举

OTK 20160124 Taiwan Politic民政党槟州联委会秘书胡栋强报章专栏

台湾总统大选刚刚落幕,期间,我有机缘到当地走走看看,几天观察下来,我认为台湾在选举方面,有不少方面实在值得我们学习,也给了我们一些启示。

台湾出现了史上首位女总统,同时也是全球首位女性华人总统,不禁让我想到,我国马来西亚是否有一天将出现女首相?女首席部长?或女性州务大臣?但其实,我国也不输人,我国的国家银行总裁就是洁蒂、就是国际公认表现出色的国行总裁。

台湾是华人为主的国家及地区中,民主政治的模范生,这次台湾大选,一共有18政党参选,其中让人瞩目的是,时代力量赢获5席,这透露出一项讯息,就是年轻人求变心切、年轻人力量抬头,也显示台湾政坛逐渐年轻化,这一点值得我国效仿,给年轻人多一些发挥机会,他们的创意往往会让人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年轻人力量抬头,他们以行动告诉世人,不要以为年轻人不关心政治,他们不但关心政治,也一样积极投入政治,比如有年轻人为主的时代力量,居然击败一些国民党资深老将,比如時代力量黨主席黃國昌成功打败國民黨老將李慶華、6届老将林郁方也倒下等等。

我相信,在未来我国政党也会渐渐朝向这方面发展,会大量采用年轻人,让他们有平台发挥及服务。我本身也是搞青年团体出身,因此特别认同,无论国家或团体,年轻人都不能缺席,因为他们是国家或团体的未来接班人。

我观察了台湾选举,认为有一些比我们进步的地方,比如竞选期间或非竞选期间其道路一样非常卫生干净,没有政党乱插党旗或海报,台湾人民的政治和公民意识相当高,他们在群众大会上,支持者很有纪律喊喊口号而已,不会乱喊或发出倒彩等。

2013年的505全国大选时,一些民联人士或支持者在看到民联输掉的一些席位后,他们不甘心就在网上发表虚假的言论,例如:某选区算票时出现关灯、某选区出现换票、有大批外劳投票的荒谬大谎言。这是输不起的心态作祟,是不负责任的低劣抹黑对手的行为。

我们反观台湾选举,无论朝野政党,他们一旦发现自己输了,就非常大方的认输以及恭贺对手,不会指责对方关灯或换票等。

激情结束了,蔡英文眼前最大挑战,也是国际社会关注的课题,就是她将如何处理两岸关系,如果要走务实路线,她就必须走一条和民进党前总统陈水扁不一样的路线,唯有务实,才能协助台湾走出一条生路。

我希望,马来西亚各朝野政党,应该好好向台湾学习成熟的选举精神,不要再互相抹黑对手,博取廉价宣传,应该把高度提高,以政见比政见,而不是比烂,让我国走向成熟民主政治的发展。

我们需要计划

OoiZhiYi 20160110 Penang Plan民政党槟州青年团秘书黄志毅报章专栏

光阴似箭,就这样一年又过去了,这也是时候让每个人重新规划和拟定未来一年的计划。一些人可能会有简单的计划,如减少体重、计划到世界的某个角落旅行,或是学习新的语文。一些有志向或有抱负的人,可能在他们的人生中会写下和定下较正式的计划。

我想,在我们的生活中,很多时候我们都得面对许多计划,无论是在我们私人生活上或是工作上,我们都得面对不同的计划。它可以是很小很小的计划,如,在周末时,我们计划去吃我们最喜欢吃的食物,或是在工作上努力的奋斗,在新的一年里获得升职加薪。

我们的计划可以在多个因素下草拟出来,但总的而言,其目的就是让自己有一个明确的方向,追求我们在生活上所需要的东西。而,有关生意及机构上的计划,则可让投资者、职员及有关商家对我们有信心。

同样的,政府也得有计划。首先这计划是提供一个明确的指南,阐明政府如何治理一个国家,并给予人民信心,让人民知道政府如何管制和发展这国家。

在中央,中央政府有大马计划,即是目前我们正处于第十一大马计划的阶段,这计划从2016年开始推行。此外,中央政府也有大马教育大蓝图,工业大蓝图,以及更多的蓝图和计划等。
在槟州,我们应该有计划,如槟州结构大蓝图和乔治市特别区域蓝图。

为何我会提及上述2个蓝图,以及为何我在提及这2个计划时,使用“应该”的字眼呢?其实,这2个蓝图早就应当被宪报,成为州的发展蓝图和指南,确保州内的古迹及环境得以永续性的发展和受保护。

槟州结构大蓝图在2007年,国阵执政槟州时期已在宪报上颁布。城乡规划法令规定,这结构大蓝图得在每5年重新审核,即是说,这蓝图应该在2012年重审。不幸的是,至今,已步入2016年,我们并没听闻州政府欲重审这蓝图。

另外,乔治市特别区域蓝图的拟定旨在管制和保护这特别区域内的古迹。尽管槟州在2008年成功获得世界文化遗产地位,但这蓝图至今尚未被宪报。我们是要等到州政府未来得及宪报这蓝图之前,世遗地位就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抽回吗?

过去数年,我们在报章上读到有关发展商及企业为了谋取商业利益,而忽略了对环境及古迹保护永续发展的报导。为了让路给豪华公寓的工程进行,州内多间古迹及殖民时期的建筑物已被拆除、发展计划在具危险性的山坡地上进行、非法砍伐山坡树木,以及外国公司大量购入市遗区的产业,他们许多都是为了商业发展,而忽略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存在价值。

我相信这些事情的发生主要是因为州内缺乏一个明确的指南,管制州内的发展规划。业者是不知道州内是否有特定的指南必须遵从,还是他们过于精明,知道有欠完善的指南存有许多漏洞,懂得避开或走灰色地带?

我对于州政府花了这么长时间,还未宪报乔治市特别区域蓝图和重审槟州结构大蓝图感到疑惑。州政府就是这么的有效率,还是他们有“其他的计划”在暗地里进行?

一个在大选时,能这么成功的策划大选竞选活动的政党,如,有净选盟集会、绿色集会和其他团体联办的活动。难道,他们真的就不能完成槟州结构大蓝图和乔治市特别区域蓝图吗?
在我还小的时候,我经常听到一句名言,“如果你不能做计划,那你就计划失败”。因此,州政府是计划让人民失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