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辩论“海底隧道:民主舞弊? ”

Jason Loo Undersea Tunnel 20160607

挑战辩论“海底隧道:民主舞弊? ”
卢界燊交信,书记代签收
“林峰成,周六见!”

(槟城7日讯)卢界燊要交邀请信给林峰成,可是林峰成不在。
槟州民青团代团长卢界燊今日带着“海底隧道:民主的舞弊?”辩论会邀请信到光大,求见辩论对象即槟州公共工程委员会主席林峰成,以亲自把邀请信交到对方手中。不过,林峰成当时不在,由其女书记法兹拉代表签收。

卢界燊昨日租定骆氏同宗社礼堂作为6月11日(周六)的辩论场地后,今日连同民政党槟州州委叶庆秋及民青团委员杨坤伟,先到光大3楼询问处,要求登上52楼林峰成办公室。

询问处官员通传后,由林峰成女书记下来3楼签收邀请信。

卢界燊较后在记者会上说,他今日带着诚恳的心,要把邀请辩论信当面交给林峰成,可是对方有其他节目不在办公室,希望辩论会当天林峰成能现身。

他也说,对于林峰成昨日在报章的回应,他不开心。林峰成在回应中问他(卢界燊)以什么身分和他辩论,要他先得到人民委托当上代议士才来讲。

“林峰成何以如此烦躁,我所提出的课题,都是为了槟州人民的福祉。我要告诉他,我是以槟城人、纳税人和理性的槟州反对党的身分,邀请与他来场理性辩论,我相信以这些身分,我绝对有资格和他辩论。”

他续说,林峰成在回应中也称,不会参与辩论因为有更重要的事要办。他要问林峰成,耗资63亿令吉的两岸三通计划及3亿500万令吉的可行性研究费课题,难道不重要吗?
不过,他感谢林峰成提醒他还不是代议士。他说,自从上届大选败选后,他勤于学习,包括研究城市规划和监督政府的制约与平衡等。

林峰成来不来都照办
欢迎民众出席

由槟州民青团发起的“海底隧道:民主的舞弊?”将于本月11日(周六)上午11时在骆氏同宗社礼堂举办,开放让民众出席。
卢界燊说,这将是他和林峰成在媒体见证下的一对一辩论,不管届时林峰成有无出现,辩论会照样进行,他也邀请有主持辩论会经验的主持人主持该辩论会。

“如果海底隧道计划没有不可告人的舞弊,希望林峰成周六现身以理据辩论,以证明州政府是透明的,毕竟很多槟城人民对此计划仍有许多疑问。”

询及会否担心这次辩论会,会因反贪会介入调查而像山竹园辩论会般被叫停,卢界燊说,他暂没接获任何通知,但他相信,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他不会就此沉默。

“每次我有疑问,拉马沙米和佳日星总要求我到他们的办公室,为何不能公开厘清问题,到他们的办公室还哪来的透明?”
政治人物勿制造仇恨

卢界燊说,作为槟民青团代团长,他的梦想是改变马来西亚政治文化,希望能影响年轻政治人物更宏观看待事情,而不是制造仇恨。

“如果有这样的政治人物,国家不能前进,就像在我质问两岸三通计划时,林峰成却要求先叫国阵解决伊斯兰党在国会提呈伊刑法的私人法案一事,他在说什么鬼话?”

他希望选民能分辨中央和州的课题。

另外,卢界燊重申,是否有人在两岸三通计划中从中获利?为何一时建海底隧道,一时又改建第三大桥?

他说,人民有许多疑问,所以他将在其脸书专页张贴“海底隧道:民主的舞弊?”辩论会海报,同时从脸书收集人民对该计划的疑问。

部分内容转载自《中国报》

南部填海无关一马房屋计划 槟州政府勿误导人民!

OTK 20160208 Penang Reclamation PR1MA(槟城讯)民政党槟州联委会秘书胡栋强警告槟州政府,在槟岛南部填海课题上勿滥用由联邦政府落实一马房屋计划来“过桥”,企图误导人民有关填海计划与一马房屋发展计划有关。

他指出,一马房屋计划目前在槟州尚未有任何计划被槟州政府批准,而有关槟岛南部的填海计划也未有任何定案,两者风马牛不相干!

他说,一马房屋计划是由联邦政府通过官联公司以低于市价20%的成本建造价值20万至30万令吉之间的可负担房屋计划,这一项利民计划不该被滥用为可能变成炒地价“工具”的填海计划。

他说,联邦政府要在它在槟州所拥有的土地上进行一马房屋计划,已经多次受到槟州政府阻拦,他不认为由行动党领导的槟州政府会如此“慷慨”的让联邦政府在槟岛南部的填海黄金地建造低于市价20%的一马房屋计划。

他表示,首长林冠英曾在槟岛南部填海计划课题上强调,有关填海地段将属于州政府,并会根据市价出售为州政府“生财”以及作为初步估计价值270亿令吉槟州交通大蓝图的建筑成本。

有鉴于此,他质疑槟州政府根本是假借槟州交通大蓝图计划、来执行槟岛南部大约4000英亩的填海计划,因为根据目前的市价计算,4000英亩的土地市价远超过槟州交通大蓝图计划的270亿令吉价值的好几倍。

胡栋强周四发文告表示担心,若根据市价出售土地给执行一马房屋计划的官联公司的话,该公司将无法以低于市价20%的价钱建造及出售一马可负担房屋,而任何执行一马房屋计划的官联公司也不会考虑。

他说,“一马房屋计划都是建造在属于联邦政府的土地上,在一马发展公司以低于市价出售亚依淡土地给执行一马房屋计划的发展商就是最好的例子。”

对此,他希望槟州人民不要被行动党领导的槟州政府给误导,以防槟岛南部的填海计划沦为利商的炒地价工具。

制造业瓶颈流失收入 林冠英拼命卖地填空

AlbertTan 20160130 Penang Investment(槟城讯)槟州民政党陈嘉亮呼吁首长林冠英在卖地赚钱课题上,要光明正大承认事实,勿再以前朝出售土地案例来合理化槟州政府毫不节制的出售土地,当土地不够卖了就以填海方式继续出售槟州土地,目的就是要把卖地所得的盈利、来填补槟州制造业瓶颈导致减少的收入。

他表示,首长林冠英一而再、再而三的指前朝国阵政府以1平方米1令吉出售填海的土地,但是实际上这1令吉1平方米的售价是没有土地的海面积,当时的国阵州政府并无需付给发展商填海费用,当填海工程完成后,国阵州政府还获得发展商缴付4200万零吉的土地转让费,这一点是首长林冠英非常清楚的事实,林也从来不敢反驳过。

陈嘉亮是针对首长林冠英日前反驳《新海峡时报》的一篇以“槟城在大促销?”为题的专栏时所作的回应,如是指出。

他说,在公开填海文件课题上,由林冠英领导的槟州政府选择躲在机密法令的背后,违背将公开填海文件的承诺,这是因为槟州政府不想让这个事实曝光,不想人民看清楚他们是如何被民主行动党严重误导,同时更不断影射前朝国阵不公不义。

“当林冠英和曹观友于去年底在槟州交通大蓝图汇报会上、宣布即将公开丹绒槟榔填海计划合约文件时,我们(民政党)就不曾有任何期望,因为我们看死林冠英绝对不愿意公开这一份合约文件,即使公开的话也会选择性公开部分有利于他的内容,果然都让我们说中了。”

陈嘉亮是民政党槟州州委,他周三发文告时也指出,首长林冠英至今仍未认清填海课题之所以引发人民的反对声浪越来越大的前因后果。“槟州政府毫不节制的出售槟州土地和填海索地继续赚钱的政策,已经让人民非常担心槟州不剩寸土的日子越来越靠近。”

他说,“填海计划需要有时间和面积上的限制,而不是有地卖地,没地就填海索地,毫不节制的卖地赚钱,到时钱是赚了,土地却没了,犹如自己把会生金蛋的天鹅给宰了,这是非常愚笨的赚钱政策。”

他提醒首长勿继续典当槟州的土地,虽然这些政府地都不是槟城人的老爸所有,更不是林冠英的老爸所有,但是这些都是槟城人的老爸及老祖宗所遗留给槟州人民的“产业”,州政府卖地又曾几何时有咨询我们身为槟城人的“业主”呢?

IS恐袭蔓延东南亚 国人应该提高警惕

OTK 20160127 IS Anti Terrorism(槟城讯)槟州民政党胡栋强指出,印尼首府雅加达受到连环炸弹恐袭,证明哈里发伊斯兰国IS的恐袭攻势已经蔓延到东南亚。

他说,随着我国警方之前逮捕了不少参与IS恐怖活动的恐怖份子,并于日前证明了有8名我国儿童被训练成“IS娃娃兵”,因此我国不排除是IS锁定的东南亚袭击目标之一,国人应该提高警惕。

他表示,我国政府是其中一个公开谴责恐怖活动及反对IS的东南亚国家之一,而国内近年来也因为政治因素激发了不少宗教激进份子蠢蠢欲动,在哈里发伊斯兰国公开号召展开全球追随者发动武装袭击之际,这些激进份子或受影响在本地展开攻击。

他说,日前警方在双溪大年逮捕的一名手持刀子和假枪,并蒙脸进入广场闹事的青年就是最好的例子,虽然警方没有证据证明这名青年有直接参与IS的恐怖活动,但是警方在该青年身上搜获的证据确定了该名青年是在仿效IS恐怖分子展开持械威胁的行径。

“有鉴于于此,国人不能再掉以轻心,被国内炽热的政治气氛蒙盖而漠视了恐怖袭击的危机。”

胡栋强是民政党槟州联委会秘书,他周五发文告说,高调反对政府和企图推翻政府的行径,将“吸引”恐怖分子展开恐怖袭击,因为在恐怖分子的眼中,政治不稳定或出现动乱的国家,人民最容易被“洗脑”及灌输不正确的宗教意识,同时他们也会认为这些国家政府在没有人民的支持下,无法全面打击恐怖分子的活动。

所以,他呼吁国内非政府组织及政治组织,在这非常时期全力关注及维护国家的安全。

他也呼吁警方必须增派警力到国内的国际焦点区驻守,这些地区包括首都吉隆坡、政府行政中心布城、国内旅游点槟城、纳闽、沙巴北部以及柔佛新山。

二巴刹提升工程延误半年, 槟岛市政厅效率何在?

OoiZhiYi 20160126 Market Construction Delay(槟城日讯)槟岛吉宁万山及峇都丁宜巴刹工程延迟半年不能完工,槟州民青质问槟岛市政厅在做什么?槟州政府的高效率猫政策到底去了哪里?

“如果连两个巴刹的提升工程也要延迟半年都不能完工,槟州政府将如何有效率的监督即将动工的槟州大蓝图的基建工程?”

民政党槟州青年团秘书黄志毅表示,根据新闻报道,丹绒武雅州议员助理兼前市议员林清和日前也针对此事直呼“真是没眼看”,如果连来自行动党的“自家人”都没眼看了,那人民还能看到什么?

他说,巴刹提升工程并不是很复杂的建筑工程,但是为何这些工程延迟了半年都不能完工呢?槟州政府有必要向人民交待此事。

他说,槟州政府工程延迟竣工已非新鲜事,打从升旗山多层停车场拆后重建的计划延迟完工开始,其他计划如槟岛峇都兰樟道路扩建计划、大山脚宋万庆路扩建计划、光大八爪鱼天桥提升计划、七条路巴刹提升计划等等,这些计划都是延迟竣工的例子。

黄志毅周三发文告指出,在2014年第二季度的总审计司报告中,当局发现槟岛市政厅除了委任一家表现无法达标的承包商进行地方政府的工程,也揭露工程延误的问题及槟岛市政厅在部分工程的管理上出现弊端的问题。

有鉴于于此,他认为槟州政府并没有正视总审计司报告中的点评,一再的让政府工程延迟竣工,这与槟州政府的透明度、高效率及廉政违背而驰。

他也担忧,若槟州政府的施政能力及态度没有改变的话,费时30年的槟州大蓝图基建工程也或许会延迟完工,届时若因工程延迟完工而导致预算超支的话,人民又得为没有效率的槟州政府埋单了。

他认为,反对党在槟州议会里的势力薄弱,没有足够的议席来监督及反对槟州政府的施政弊端,因此他呼吁人民在健康的两线制理念下,在来届大选中送多几个能干的反对党议员进入槟州议会,以制衡民主行动党的霸权及一党独大。